旧时的墓地都是私人制的,也就是说没有公墓,那时的公墓,就相当于“乱葬岗子”,那时家族墓地很流行,而如今也有家族墓地,只不过价格非常的贵,我们就来看看北京的家族墓地有哪些?

北京支持家庭墓地的墓地包括天寿墓地、景阳花园和九宫山长城纪念林;北京周边有更大更好的家庭墓地,如清东陵的万佛园、灵山的宝塔墓地、清漪园墓地、福逸宫墓地等。如果我们买一个家庭墓地,我们推荐清东陵的万佛园和佛义宫墓地。

更多的人选择北京清东陵万佛园的家庭墓地。清东陵万佛园位于世界文化遗产清东陵风景区,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距北京仅1.5小时车程,全程高速直达。清东陵万佛园是中国第一个被命名为4A级旅游区的花园式陵园,内建有四星级酒店。公墓旨在“建设中国生活的顶级花园,创造佛教最佳旅游目的地。”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名人和归侨葬在这里。清东陵万佛园环境优美,民族风格突出,与清东陵文物相呼应,是一座颇具魅力的园林式园林。

清东陵墓式万佛园环境优美,交通便利,是一大优势。北京昌平区天寿公墓也有一个家庭墓地,但是价格又小又贵。除了清东陵的万佛园,佛义宫也是非常好的家庭墓地之一。福义宫位于涿州市华天路以南(涿州北高速公路出口以东2公里),距北京55公里。南距涿州市5公里,北距码头镇301卫生城4公里。交通四通八达,风平浪静,拒马河两岸环绕,树木环绕,环境干净优雅。

古代家族墓地

我们知道龚伟村形成于元代,原名魏武村。那么,这和畏兀儿人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是一个维吾尔人的定居点,这个定居点是怎么形成的?

早在金代,大量回鹘人(按,即畏兀儿人的前身)已经在燕京定居,他们“多为商贾于燕……在燕者,皆久居业成……辛酉岁,金国肆眚,皆许西归,多留不返。”既然金中都聚居着大量回鹘人,会不会在金代就已经形成了畏吾村呢?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魏武村的位置相当于金东都的北郊。虽然中渡是一座繁华的城市,但它远非今天的首都概念。当时,虽然有金代皇帝离开皇宫,但城北的高良河地区很少有普通居民。回鹘人留居都城经商,不会选择这片人烟稀少的山野作为居址。金代史书中没有关于魏武村的直接或间接记载。

到了元代,情况发生了变化。元代初期,在畏吾村一带开始出现畏兀儿人的活动。至元四年(1267),元世祖忽必烈的近臣、前燕京行省札鲁忽赤、畏兀儿人蒙速思死后埋葬在这里,“至元四年四月六日薨,年六十二。三宫震悼,庶尹流涕,曰‘夺我良臣。’昭睿顺圣皇后出内帑,买地京西高梁河之土,以礼葬焉,特谥敏惠公。”蒙速思是忽必烈的心腹大臣,又娶皇后察必(按,即上引文中的“昭睿顺圣皇后”)之妹怯帖伦。由于这两方面的关系,蒙速思家族世代出任元朝高官。“有子男十一人,孙男二十四人,皆为显官。女四人、孙女四人皆嫁世族。群臣之盛,鲜于为此。”从蒙速思开始,这个家族的陵园便固定在高梁河畔。其子金紫光禄大夫、大司徒阿失帖木儿死后,与其父葬在一处,“葬高良河之滨,智敏王(按,即其父武都智敏王蒙速思)之兆。”高梁河发源于梁山(今石景山),自元代起,所谓高梁河多指由平地泉(今紫竹院)到西直门这一段河道。蒙速思家族墓地位于高梁河畔,当在紫竹院到西直门一带,而魏公村也恰好在这一范围之内。

有关的元代文献进一步提到了这个家族陵园的位置,“仁宗当驻跸和义门外,指故大司徒阿失帖木儿之墓,顾左右曰……。”和义门即明清时代的西直门,蒙速思家族墓地位于今西直门外无疑。从仁宗驻跸和义门外来分析,阿失帖木儿与父蒙速思的墓地距离西直门肯定还有一段距离。这和今天魏公村的位置相符:魏公村在西直门外,但距西直门尚有数里的路程。

我们从元世祖皇后察必的家庙大护国仁王寺的选址,可进一步推定蒙速思家族墓地的位置。“西寺白玉石桥,在护国仁王寺南,有三拱,金所建也。庚午至元秋七月,贞懿皇后诏建此寺,其地在都城之外十里,而近有河曰高良,河之南也。”这座京城外十里、高梁河上的白玉石桥就是今天海淀区白石桥的前身。可见大护国仁王寺就在白石桥附近。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北京的考古勘察也证实了这一点。结合道路里程和相对位置,大护国仁王寺位于白石桥附近是可以肯定的。既然察必皇后家庙护国仁王寺就在白石桥附近的高梁河畔,那么,她在高梁河畔为妹妹一家亲自选定的墓地也必然距此不远。这样,蒙速思家族墓地的位置正与魏公村相当。

以上,我们利用多种文献,一步步逐渐缩小了范围,蒙速思家族墓地最终被框定在今天的魏公村附近。

五星级公墓认证

隐私条款|Copyright © 2020 九公山公墓 备案号:京ICP备19027365号-2

 

  •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