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个很受欢迎的网上帖子,“人民大学——曾经的纳兰家族墓地”,这让我很困惑:它的家族墓地不是在上庄的枣家屯吗?如何改变人民大学?所以我很快查阅了冯启立先生的记录。1999年,冯启立先生找到了在万全村长期居住的老人,询问了纳兰墓地的情况。老人说,友谊宾馆里有一个福格墓地,福格和他的儿子詹岱就葬在那里,因为他们的后代都是晚清郑益萍和九门知府叶广的忠臣,也叫“万人坑”,占地8亩,界碑是“夜河子南国”。这说明了为什么在人民大学校园后勤服务中心西北面的草坪上有一些墓地石像、石马和石羊,以及其他明代朝臣的服饰,如石像和桫椤(这些都是从其他地方搬来的,与这个墓地无关)。石马和石羊是相对高标准的石像(祭祀品),只能设置在二级和三级官职的官方墓地。如果福格、詹岱、叶广忠葬在这里,他们是一品两品,符合清朝官员的规矩。

严格来说,NPC纳兰公墓确实埋葬了纳兰·兴德的长子福格和长孙詹岱。福格墓碑上写着:“只有工部记在海淀以南的双榆树上。”叶光中是否是后来被埋葬的并不十分确切。1951年,政府拨出西郊5000亩土地给人民大学。公墓的后人和他的儿子叶给北京市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写了一封信,提议保护公墓,并和人民大学签署了一份协议来移动墓地。不久,早家屯公墓有了三个新的坟墓,都是从人大公墓迁来的。

网上的文章还说,纳兰人大墓地还埋葬着纳兰的堂屋鲁士和纳兰的母亲罗士。这是一个谬论。如前所述,桑榆山庄建于1680年左右,陆于1677年去世。她的灵柩在双林寺暂时埋葬了一年,第二年,明宫花园建成后,葬在枣家屯。然而,纳兰的母亲觉得罗氏在她死后确实暂时搜查了桑榆山庄墓地,因为她的丈夫,珠儿的成年人,还活着,珠儿死后,她觉得罗氏很快就要去埋葬早家屯了。

福格是纳兰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对自己的生活有详细记录的人。他出生在颜的家,在纳兰的侧室。他是长子,但他也有最短的寿命,只有26岁,不如他的父亲。赋格是一个杰出的年轻人,极有才华,“一个父亲的儿子,不是每个人”(赋格墓碑)。但是当他活着的时候,他并没有获得名声。因家世显赫,被封为光禄大夫副司令,又被封为光禄大夫知府、直隶校尉。他的儿子詹岱是个很有前途的成年人,被认为是纳兰性德的杰出孙子,纳兰性德是满族的副司令,直隶总督。

为什么赋格没有葬在早家屯?主要原因是他死得太早,而他的祖父珀尔勋爵还活着。在查查枣家屯现有的11个坟墓时,这一个福格,包括燕夫人从纳兰的侧室,并没有进入家族墓地。因此,所谓的“全国人大纳兰墓地”,确切地说,应该是福格子孙的墓地。在人民大学被圈地的时候,有30多个大大小小的坟墓,自从福格被埋葬以来,已经被埋葬了250多年。也不排除其他耶那拉人葬在这里。(5)

五星级公墓认证

隐私条款|Copyright © 2020 九公山公墓 备案号:京ICP备19027365号-2

 

  •  
  • 返回顶部